纪念雅虎群组

图像来源:Hermann Göll木刻作品,《亚历山大之火》(1876年)。由拯救雅虎危机项目组制作。

过去二十年间,雅虎群组始终在为同人圈和更广泛的互联网社区撑起一方天地。而今日,根据Verizon在今年10月14日宣布的决议,它将永久关闭。

1999年,雅虎群组横空出世。它集讨论板块和邮件列表两大功能于一体,一经上线便迅速成为了同人活动的枢纽地带。这种服务系统让同人爱好者拥有了自由、个性化的同人圈体验,在当时堪称前所未有;其中聚集的同人群组之划分方式也名目繁多,从体裁、同人圈到配对和单个角色,不一而足。

纵然雅虎群组在本世纪初盛极一时,但随着时间推移,用户逐渐流失。雅虎愈发疏于网站维护,并削减了大量功能,尤其是在去年。您可能还记得Verizon于2019年10月16日发布的公告,其中宣布到2019年12月4日,将删除雅虎群组上存储的所有消息和文件,仅保留其邮件列表的功能,而向列表发送的一切消息和文件记录都将被清空。

我们决心拯救近二十年间的贴文、影像和其它珍贵资料。所剩时间寥寥无几,同人爱好者、保护人士和群组管理员们火速组织并采取了行动。旨在保护数字遗产的民间团队Archive Team(存档小队)率先开展保护工作,将资料转移至Internet Archive(互联网档案库)。一批志愿者负责为下载内容编写代码,另有数十人加入上千个群组,以保存其中内容。与此同时,同人圈社区立即设立了Yahoo-Geddon(拯救雅虎危机)项目,在二百位志愿者的帮助下,通过Discord和Tumblr集中沟通,利用存档小队开发的工具以及PG Offline重点对同人圈群组进行存档。Yahoo Group Crusade(雅虎群组十字军)等其他保护小组也一起传播消息,联系记者,并请求志愿者支援存档小队和拯救雅虎危机项目组同时启动的保护工作。其间,OTW(OTW再创作组织)的Open Doors委员会创建了雅虎群组拯救计划,以宣传信息,并为需要将其群组储存到Archive of Our Own – AO3(AO3作品库)上的管理员提供帮助。委员会还撰写了致Verizon的公开信,要求他们推迟清除内容。

同人圈社区迅速、庞大的组织行动带来了间接效益:这些行动使存档小队聚焦于保护雅虎同人圈公共群组,确保了同人圈社区享有更大的话语权,这是许多其他社区望尘莫及的一点。相应地,拯救雅虎危机项目志愿者也为存档小队全面推进保护工作提供了支持,帮助其保存烹饪、谱系学、非英语语言等众多非同人主题群组。

这些努力并非全无意义——Verizon将清除内容的截止时间推迟到了2020年1月31日;存档小队抢救下了一百多万个群组;拯救雅虎危机项目组保存了约三十万同人圈主题群组;得益于联合外联工作,获悉清除事宜的用户和管理员也挽救了成百上千的群组;其中一些群组的同人内容将作为Open Doors(Open Doors拯救计划)的项目搬运至AO3!然而,失去的群组预计将超过一千万,相当于1929年以前所制作电影数量的90%。那些电影同样永远消逝了,因为无人认为它们具有保存的价值。与这一数字相比,我们的努力苍白而黯淡。

数字保存工作所耗时间与金钱极多,而目前拥有大量数据的大公司对此不曾加以重视,也从未对保存工作进行投入。可这些数据代表着历史,代表着我们一路走来的历程。我们将奋战到底,避免它们消散得无影无踪。也希望您加入这项行动,与我们一道,携手并肩。


OTW再创作组织是数个项目的非营利上级组织,包括AO3作品库、Fanlore百科、Open Doors拯救计划、衍生作品和文化、以及OTW法律支持。我们是由同人爱好者运作、完全由捐赠者提供财务支持并由志愿者组成的的组织。您可以阅览OTW网站以进一步地认识我们。想了解翻译这份帖子的志愿翻译员团队,欢迎浏览翻译委员会网页

OTW客座文章:Henry Jenkins

OTW(OTW再创作组织)会时常通过我们的新闻账户发布客座文章。这些嘉宾会以旁观者的角度介绍OTW以及我们的项目对同人圈的影响。这些文章表达着各位作者的个人观点,而并不代表OTW的观点或者OTW的政策。我们欢迎同人爱好者提出对未来客座文章的建议,大家可在此留言或直接联系我们

Henry Jenkins是研究同人圈的著名媒体学者之一。他于1992年出版的著作《文本盗猎者:电视剧集爱好者和参与文化》在全世界广受欢迎,并被视为同人文化研究领域的奠基石之一。当我们问及他是否愿意参加本月的客座文章作为10我们周年纪念,他答复说“担任这一角色是我的荣幸”。Henry与我们探讨了同人爱好者、学生和同人圈等话题。

大量学生和对同人爱好者及对同人圈感到好奇的人士都阅读了《文本盗猎者》一书,但是在该书之后您还撰写了十多本著作和大量文章。与您作为研究者和参与者的早期相比,您认为同人圈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就同人圈而言,数字媒体有决定性的影响:拓展同人圈范围,包括全球同人爱好者有更多沟通交流;缩短同人爱好者响应时间,他们能够对我们喜爱的节目作出实时反馈;大众文化更多地意识到同人作品的存在(有利有弊);人们加入同人圈的年纪更低龄; 同人积极分子就被砍的剧集发表观点时也更具影响力。(只要看看今年春天《穿越时间线》戏剧性的反转就可见一斑)。

在同人圈的学术研究方面,我们见证了一整个研究分支的崛起,它有其自己的研讨会和专业组织,有自己的期刊(其中包括Transformative Works and Cultures – TWC (衍生作品和文化)),自己的出版业,自己的发展方向等等。在明年及之后的几年里,将有至少4部主要学术文集致力于描绘同人研究领域,反应新一代研究学者的涌现,并代表各种前沿的创新,但是尤为重要的是同人学术研究终于开始面对种族问题。
继续阅读

Versaphile的客座文章

OTW(OTW再创作组织)时不时会通过我们的OTW新闻账户发布客座文章。这些嘉宾会以旁观者的角度介绍OTW,以及我们的项目对同人圈的影响。这些文章表达着各位作则的个人观点,而并不代表OTW的观点或者OTW的政策。我们欢迎同人爱好者提出对未来客座文章的建议,大家可在此留言或直接联系我们

Versaphile是一名”守旧派,自1995年起混迹于网络同人圈:这些年来,我混过《X档案》、《正南方》、《星际之门》、《指环王》、《吸血鬼猎人巴菲/暗黑天使》、《怒海英雄》、《火星生活》、《神秘博士》和BBC《梅林传奇》等同人圈。我曾经参与过很多同人基础建设项目,例如推文和文库、同人视频和PS图片,但是现在我满足于写无比长的虐心梅林史诗。”作为一个作品库所有人,Versaphile正在将她的作品库搬运到Archive of Our Own – AO3(AO3作品库)。今天她将谈论与OTW的Open Doors(Open Doors拯救计划)合作的经历。

你最初是怎么接触到同人圈和同人作品的?

我继承了我父母对《星际迷航》的痴迷,但我正式参与的第一个同人圈则是《X档案》。我在1994年至1995年间开始上网,并发现了Usenet、alt.tv.x-files;更重要的是,我发现了a.t.x.creative。我开始接触同人文,并自此沉迷其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