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十周年

AO3十周年:james_

被邀请写几句关于他在OTW(OTW再创作组织)以及Archive of Our Own – AO3(AO3作品库)的经历时,james_一时有太多话想说,以至于难以控制字数(他想特意感谢Priscilla帮他进行了编辑!)。在下文,您可以了解到james_在系统委员会和可访问性、设计和技术委员会任职期间的艰难往事,也可以看到他为了维护我们的愿景与士气所付出的努力奋斗和从中的收获。正如下文所述,james_是当时代表AO3接受雨果奖“最佳相关作品”奖的职员之一。

早期,做OTW的志愿者虽然令人兴奋,却也令人倍感压力、精疲力尽、感到挫败,但是确实是值得的。当时我们有五台服务器,不断在仅有的几个系统之间调整负载。我们联系了Dreamwidth的朋友,并且得到了他们的帮助(感谢Mark)。在AO3不断增长的流量席卷而来时,我们其实仍在学习中。

虽然总有人想要拖你后腿,但支持鼓励我们的人在数量上远远超过了他们。我要感谢每个为OTW捐款的人,有了您的捐款,我们才负担得起使AO3稳定运行的机器,如今,我很少在半夜因为意外停机而爬起来了。

另一个对我的志愿服务生涯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事件,就是我所在的两个委员会都与过去的OTW理事会反复发生冲突。这些让我产生了深深的挫败感,我甚至联系了法律委员会,想看看OTW会员能如何号召理事会去负起责任。在2015年理事会集体辞职之后,情况好转了许多。虽说没有完美的组织,但是我相信如今每个OTW的成员都比过去快乐得多。我希望能一直如此,并相信做到这一点的最佳方法是确保每次选举都有适当的竞争。2016年,我自己参加了选举,并且,如有必要还会继续这样做,这样才能确保有足够的候选人。

我们的成功不仅表现在组织内部,也展现在了世人面前。今年,我很高兴因为 AO3赢得雨果奖而站在了世界科幻大会的舞台上,着实令人喜悦。

james_手持AO3的雨果奖

未来,我想我们需要筹集更多的资金去雇用带薪员工。依靠纯粹的志愿劳动,我们很难做到持久运转。我们的综合浏览量大约已经达到了维基百科的5%,而我们的预算仅仅是他们1%的三分之一左右。


OTW再创作组织是数个项目的非盈利上级组织,包括AO3作品库、Fanlore百科、Open Doors拯救计划、衍生作品和文化、以及OTW法律支持。我们是由同人爱好者运作、完全由捐赠者提供财务支持并由志愿者组成的组织。您可以阅览OTW网站以进一步地认识我们。想了解翻译这份帖子的志愿翻译员团队,欢迎浏览翻译委员会网页

AO3十周年

AO3十周年:Rebecca Sentance

Rebecca Sentance是Fanlore百科委员会的主席以及AO3文档编制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同时也担任Transformative Works and Cultures – TWC(《衍生作品和文化》)的版面编辑。为庆祝Archive of Our Own – AO3(AO3作品库)上线十周年,我们准备了五篇系列贴子,在这第二篇中,让我们来听一听Rebecca Sentance的故事。Rebecca在OTW(OTW再创作组织)工作的年头不如上一篇的主人公Francesca Coppa那么长,但她在众多委员会都留下过足迹,也因此成了OTW志愿者中闪耀的一员。下面,由她来讲述自己走来的这一路:

2015年,我第一次以志愿者身份加入了OTW,实现了多年夙愿。在此之前,我要应付全日制的课业,还屡次与招募期擦肩而过,迟迟未能如愿。拿到硕士学位的那个夏天,我终于决定要认真对待做志愿者这件事,给OTW志愿者招募页设置了提醒,时刻关注它的动向。之后,第一个开放招募的是AO3文档编制委员会,我便递交了申请。之后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我成功成为了其中一员!

由于负责起草编辑AO3的帮助文档(常见问题和教程等等),我在过去几年能第一时间接触到网站代码的重大变更,对此我兴奋极了!去年,AO3的搜索和筛选系统经历了一次大规模的更新。参与测试那次更新,而且看到自己的名字也在版本注释之列,是我作为OTW志愿者以来除了AO3赢得雨果奖那天最为骄傲的一刻。我也很喜欢非官方浏览器工具常见问题这篇文章,它是我进入AO3文档编制委员会后接到的第一份校对任务,在校对过程中,我借机下载了许多好玩儿的用户脚本和工具,着实乐在其中。

2011年注册AO3账户的时候,吸引我的主要原因就是网站上的标签,以及用户只需要打标签就能创建新同人圈、新配对的这种方式。我很自豪的是,加勒比海盗4:惊涛怪浪最早期的同人文,就有一篇是出自我手!我现在给一个播客小圈子写了不少文,仍然觉得创建新标签的乐趣是最令人享受的。


OTW再创作组织是数个项目的非盈利上级组织,包括AO3作品库、Fanlore百科、Open Doors拯救计划、衍生作品和文化、以及OTW法律支持。我们是由同人爱好者运作、完全由捐赠者提供财务支持并由志愿者组成的组织。您可以阅览OTW网站以进一步地认识我们。想了解翻译这份帖子的志愿翻译员团队,欢迎浏览翻译委员会网页

AO3十周年

AO3十周年:Francesca Coppa

我们的Archive of Our Own – AO3 (AO3作品库)十周年庆典系列活动将会从 Francesca Coppa的感言开始。Francesca是OTW(OTW再创作组织)的创始成员之一,也是在职时间最长的理事会成员(已任职五年了)。她目前仍然在OTW工作。

Francesca对于能为这一系列活动做出贡献感到很激动!以下是她想说的:

我在学校里呆了将近一辈子,而OTW毫无疑问是我去过的最好的学校:正如他们所说的,”我在OTW学到了所有我应该知道的东西!”我特别怀念在2007年夏天,AO3建立初期的那些早期经历。会议一开就是几个小时!Naomi Novik和Michele Tepper在规划技术工具,绘制用户体验的蓝图,而Rebecca Tushnet和Susan Gibel在非盈利性文书工作,为监管我们的工作创建了法律支持和组织结构。(我觉得Susan是OTW早期的无名英雄。)

与此同时,我在把志愿者们分配到不同的委员会。我们向那些”愿意帮助”的人询问他们的能力和兴趣,而那也是最令人刮目相看,也最令人惊讶的事情:我们一下子得到了律师,程序员,公共关系专家,数据库分析员,专业资金筹集者,系统管理员,记者,管理顾问,会计师,以及技术写作人员的帮助;那么多的专家,那么多方面的精英,出于热爱而为我们提供了帮助。

我一直对这件事情印象深刻,而现在我常常会想起:OTW和AO3是合作的组织,是同人圈网络的强纽带(”我会为你而死”)和弱纽带(”嘿,我们曾在同一个同人圈里呆过”),以及让我们通过一件T恤,一张贴纸,或者一个打开的标签页认出对方的共同身份的纽带(”你曾喜欢过这个圈子而我也喜欢过一个圈子!”)我们所有人都在为同一个目标奋斗。我们代表了互联网本该代表的东西:一个大家聚集在一起创造并维护产物的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