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W客座文章:Henry Jenkins

OTW(OTW再创作组织)会时常通过我们的新闻账户发布客座文章。这些嘉宾会以旁观者的角度介绍OTW以及我们的项目对同人圈的影响。这些文章表达着各位作者的个人观点,而并不代表OTW的观点或者OTW的政策。我们欢迎同人爱好者提出对未来客座文章的建议,大家可在此留言或直接联系我们

Henry Jenkins是研究同人圈的著名媒体学者之一。他于1992年出版的著作《文本盗猎者:电视剧集爱好者和参与文化》在全世界广受欢迎,并被视为同人文化研究领域的奠基石之一。当我们问及他是否愿意参加本月的客座文章作为10我们周年纪念,他答复说“担任这一角色是我的荣幸”。Henry与我们探讨了同人爱好者、学生和同人圈等话题。

大量学生和对同人爱好者及对同人圈感到好奇的人士都阅读了《文本盗猎者》一书,但是在该书之后您还撰写了十多本著作和大量文章。与您作为研究者和参与者的早期相比,您认为同人圈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就同人圈而言,数字媒体有决定性的影响:拓展同人圈范围,包括全球同人爱好者有更多沟通交流;缩短同人爱好者响应时间,他们能够对我们喜爱的节目作出实时反馈;大众文化更多地意识到同人作品的存在(有利有弊);人们加入同人圈的年纪更低龄; 同人积极分子就被砍的剧集发表观点时也更具影响力。(只要看看今年春天《穿越时间线》戏剧性的反转就可见一斑)。

在同人圈的学术研究方面,我们见证了一整个研究分支的崛起,它有其自己的研讨会和专业组织,有自己的期刊(其中包括Transformative Works and Cultures – TWC (衍生作品和文化)),自己的出版业,自己的发展方向等等。在明年及之后的几年里,将有至少4部主要学术文集致力于描绘同人研究领域,反应新一代研究学者的涌现,并代表各种前沿的创新,但是尤为重要的是同人学术研究终于开始面对种族问题。

您参与了多个关注同人爱好者及他们和文本、娱乐业互动的项目。从这些经历中您得出了什么想要与同人爱好者分享的观点吗?

如今的媒体消费者希望他们能亲身参与并具有意义,媒体产业同样也意识到他们必须重视观众积极参与媒体版图并为之创造空间。但是对于我们的参与的条件是什么众说纷纭,这些争论将是21世纪前几十年的关键。

OTW在这些争议的前线,在同人爱好者反对主流工作室对知识产权的垄断或是在他们抵制各种商业开发策略时,OTW代表了他们的声音。我们作为一个集体,需要不停自问“我们需要什么?”并使用集体的力量坚决反对妥协,因为妥协可能会破坏我们的传统和实践。同人圈值得我们为之斗争。

您从事教育数十年。与对同人圈有兴趣的学生合作最有趣的地方是什么?

当我开始教授同人圈研究时,我的学生中极少有了解同人小说或是其他同人实践的。如今, 几乎所有申请入学的学生都对同人圈略知一二,很多人阅读过同人小说,大部分人认识写同人小说的人。

当我教授同人圈研究方向的研究生研讨会时,所有学生都是“学者兼爱好者”,他们找到了融合他们的同人身份和博士研究方向的方法。最近,我的大部分学生来自美国之外的国家,其中大部分来自亚洲,也有来自欧洲和拉美的,我喜欢听到他们作为同人爱好者的成长经历,以及他们对于该领域核心讨论的看法。

您是怎样知道OTW的以及您对它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的看法?

我同时从多种渠道听说了有关OTW的新闻,主要是通过我和Escapade同人展的联系,也从我一个学术圈同事处听说了,他的伴侣当时参与了OTW。听说了这一消息我感到非常兴奋,出现了一个为同人爱好者提供法律援助的网络,聚集起一批愿意保护同人爱好者的合理使用权益的律师;同人研究学者通过同行审阅的期刊出版他们的作品;同人程序员运用他们的技术支持社区;当然,还提供了一个作品库,在那里同人爱好者可以控制自己的作品而无需担心web 2.0的利益冲突。以上提到的每一点都很重要,但集合在一起,对同人爱好者和他们参与同人活动的权利而言,这个组织从各种意义上都是一股潜移默化的转型力量。

您是 Transformative Works and Cultures – TWC(衍生作品和文化)的编辑委员会成员之一,和Sangita Shresthova一起作为嘉宾编辑了第10期期刊对您来说,编辑该期期刊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在我所接触过的学术期刊中,TWC的同行审阅系统是最稳定又最有支持力的之一。我告诉我的学生这是出版第一篇文章的好地方,因为他们会获得非常多具有建设性的反馈,并且在修改论文直至发表的过程中收到很多帮助。同时,它是开源的,非研究学者也可以通过网站免费阅读这一点我也很喜欢。

我们对于哈利波特联盟和其他形式的同人行动主义的研究带领我们走上了调查美国年轻人政治生活的道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出版了最新一本书,《全媒体:新青年行动主义》.我们在书中写到哈利波特联盟是同人行动主义的典范,但是我们也提到了Invisible Children、Dreamers和American Muslim等组织,并挖掘了这些团体的相似主题。“公民想象力”对我们而言一个关键的概念,这一词来自J.K.罗琳的“想象更好的世界”,哈利波特联盟采用了这一表达并使用至今。我和我的合作者现在正在编辑一本有关流行文化和公民想象力的案例书,探索全球行动主义团体如何化用和改编流行文化以帮助构建他们的信息。其中部分是同人爱好者团体,但很多不是,然而我很怀疑,如果我不是密切关注同人圈,我是否会注意到这些发展。

同人圈的哪些事最让您受到鼓舞,可以是现在的,也可以是您人生中不同阶段的?

同人圈通过多种不同方式为如此多的人提供了学习空间,这从未停止令我感到惊奇。先前,我对同人圈的指导机制很感兴趣,同人圈为写作、视频编辑和其他创造性过程提供了指导机制,beta校稿和同人爱好者互相指导为对等学习体系提供了丰富的实例。

多年前,同人圈在帮助更多女性进入网络世界起到了关键作用,克服了决策者所谓的性别位数落差。同人圈也为人们渡过80至90年代性别和性政治的动荡提供了安全港,尤其是帮助女性表达她们的性幻想,使得原本封闭的选项成为了可能。从这种意义上说,同人圈起到了唤醒女权意识团体的作用。

与此同时,同人圈还是所领导学院,帮助女性获得创业技能和维权技巧,这一点又增加了她们在文化中的分量和影响。如今同人圈会对更年轻的人起这些作用,因为网络同人圈让高中生可以找到更大的社区。同人圈并不符合每一个人的需求,而且这些理想在实践中并不总能完全实现,但是这些年来我认识了大量通过同人经历学习成长起来的人。对他们中的很多人而言,OTW为他们创造了机会,施展个人和职业技巧来回报他们的社区。


阅读之前的客座文章

这份新闻贴是由OTW志愿译者翻译而来。想了解我们的工作,请查看transformativeworks.org上的翻译委员会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