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Things an OTW Volunteer Said

Naomi Novik说过的五件事

OTW(OTW再创作组织)每月会与组织内的一位志愿者进行问答环节讨论他们在OTW内的经历。帖子所表达的是每位志愿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OTW的立场或构成OTW的政策。

作为我们10周年庆典的一部分,我们在这个月里有个特别的”五件事”回顾帖子。今天的帖子所访问的对象是身为OTW创办人之一、前理事会成员以及现任可访问性、设计和技术委员会职员Naomi Novik。以下是访问文字稿,经过编辑使得长度适宜,条理清晰。

您在OTW的第一年是怎样的呢?这年里您记得最清楚的是什么?

我发现随着时间的流逝,相比于我所经历的高潮,我记得的事件反而是所遇到的问题。一开始我们必须做大量的工作,就我们打算开展的活动向他人进行保证,例如他们不会陷入(法律方面的)麻烦中,并且有使他人对自己的创作拥有控制权的方法。第一年所遇到的另一个挑战是某些人以为我们成立后仅仅5分钟就能看到成果!你懂的,就是诸如 “Archive of Our Own – AO3(AO3作品库)在哪里呢?” 这样的问题。然而这些都需要时间来完成的;OTW当时拥有的还只是草图,从零开始建立新的事物时总要经历种种成长的阵痛。然而我的哲学是干劲十足时就该努力实现梦想,做过了,即使结果并不完美,总好过什么事都没做。

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组织在某些方面不能靠热情运作,与此同时,你也会想要能够激发出热情。我觉得我们当时有些为难,如何让一个组织在顺利运作的同时又能有所成长上。我现在已经忘了很多相关细节——我在这一类事上记忆力很差,因为一旦某事件不再是我必须处理的问题,我就直接忘了它。

其中一个例子是弄清楚交流委员会,它(对于OTW而言,作为一个委员会而言)将是怎样的情况。(初期的志愿者)都使用LiveJournal,所以我以为在交流方面我们只要发布时事通讯就可以了,然而,之后OTW的成员会在他们的博客上发布日志,并以个人身份与其他同人爱好者交谈。这件事处理得并不顺利,我本身没有参与其中,不过我记得因为我们没能成功地开展我们想进行的工作而体会到的挫败感。

我更多地参与了技术层面的开发,我们在那方面也有许多争论。当时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是:我们该完成设计以确保一切就如我们所想要的才开始构建,还是直接开始建设?我深深确信我们最终采取了正确的方法。我们确实是直接投入工作并开始构建。总的来说,我对于该策略的成功感到非常开心,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发现它并不完美,无法执行某些功能,所以很遗憾,我们未能像理论上那么好地服务大家。这就是拥有作品库所做出的取舍。

基本来说,我的确觉得我们所做出的决定是正确的,况且我们绝对不是第一个需要做出这种决定的组织。做出该决定的方式多种多样,而我们本可以采取其他更好的方式。现在我们需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来弥补该策略的代价。但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们创造出了某种成果,并且正在努力确保它的可持续性。当初我们有强烈的冲动促使我们创建出什么并让它能够持续运作。

您觉得OTW在十年里的主要转折点是什么?

我们最初有个很大的优势,就是创始小组成员基本互相认识。我本人、(现任OTW法律支持委员会职员)Rebecca Tushnet以及(现任Transformative Works & Cultures – TWC(衍生作品和文化)职员)Francesca Coppa之前就认识,而其他的第一届理事会成员实际所处位置相对而言也比较近,所以我们可以聚在一起面对面进行讨论。这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但我们的早期团队里也拥有多方面的专业知识——法学、学术、专业写作、技术专家等等。第一届理事会的成员都是他们各自委员会的核心人物。因此这个小团队既可以紧密合作,又能迅速地发展各自擅长的领域。

在OTW的成长过程的中期,我们有一段时间忽略了这一点。担任理事会职务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并且需要花很多时间才能好好完成工作。我有过出色地完成工作,也有未能妥善地完成工作的时候。虽然工作完成情况并不完全取决于你所付出的时间,但很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你花费的世界,还有与你合作的人,以及你是否能有效地与他们沟通并且你们之间是否互相信任。

我觉得我们曾经历过一次可怕的低潮。当时有个中间阶段;一些针对非营利组织这一流程所进行的研究表明OTW所经历的起起伏伏是种常态。一个创办人,或是创办团队,有美好的愿景,但眼高手低。这种处事方式会留下很多烂摊子。当时有些人被创办人所设想的愿景吸引而招募进来,他们看到了已经发生的或正在发生的事情中的问题,但他们苦于没有与创办人沟通的途径或者解决问题的办法而感到沮丧和失望。当时的局面引起了人们的反感,无论是个人层面还是组织层面。因而OTW有很多竞选理事会的人反对理事会里发生的事。

所以一方面是事情发展得并不顺利,理事会不能很好地完成工作,另一方面是理事会的成员非常清楚OTW内部正在发生的事情,因为他们已经进行过多次讨论和争论,正是这些讨论和争论导致了当前的局面,他们都曾经历过,而且知道这些事发生的原因。然而他们之间已没有信任了,理事会团队未能履行职责。之后的数届理事会都延续了不作为的情况。

然后就是第三阶段,人们满足于在OTW完成各自的任务,而并不一定想加入理事会。但是他们看到了问题,他们在组织中升级并以看见高层之间在发生什么。虽然他们宁可继续做着他们一直以来所从事的工作,但是他们觉得他们必须自己负上责任并解决我们所陷入的困境。我们现在所拥有的理事会就是这一类的,而这是个好现象。OTW度过了那些成长中的阵痛,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许多个组织都没有熬过那段过渡时期。

一开始有两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方面是我们有许多意见相左,但同时组织内大家都互相认识并尊重他人的技能,在进入理事会之前就知道彼此的存在。这可以是件好事,但它也造成了组织保守封闭。最初的几年我们只是横冲直撞——凡是你想要尝试的事情都可以进行尝试。没有任何东西阻止你。因为本来就是从零开始,你只要创造出些什么就可以了。

所以一开始你不能让别人以某种特定方式做事,然后又完全改变这一模式——你不能这样对待别人,用这种方式打断他人的工作和流程。尤其编程方面,一开始有个阶段充满了无比的创造性,你只是不停创造。通常来说,很多人喜欢创造新事物,而不喜欢维护旧事物,从科技的角度而言。技术这个方面上很多人都喜欢建立新的事物并且不喜欢维持旧的食物。 所以初期比现在容易得多。我们都身体力行,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在像OTW现在那么大规模的组织里工作,我们是摸着石头过河。对于某些人来说建立某样东西是压力很大的,但对其他人而论维持和发展也是。

你在OTW工作的时间里,最自豪的个人成就是什么?

那就是AO3,光是它的存在就让我感到自豪。回顾过去,当初我在撰写关于建立一个作品库的帖子时,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亲自实现它。我还说我们需要这样的东西,如果有人想要实现它,我很乐意帮忙。然而我看到没有人主动着手进行这项工作,有那么一瞬间——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个瞬间——我意识到启动这个项目是个无底洞,无论是时间上或者情绪上都需要巨大的投入,并且可能我今后的人生都要花在这个项目上了。但是我还是做了。

最初的讨论成为了一股推动力,我们当时需要立刻借着那个推动力前进。只有很短的时间窗口能够让你证明你的想法是可以产生效益的,如果你错过了那次机会,这个想法就付诸东流,永远不能实现了。当我撰写那个帖子时,我是因为生气才这么做的,同时我也坚信我们必须采取行动。就是那老套的说法:”欲变世界, 先变其身。”所以我去找了Rebecca和Francesca并跟她们说”我们要做这件事,但是没有你们我一个人无法完成。”她们回答说”好啊,算上我们。”此前我们已针对我们想要OTW解决的问题进行过交谈,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OTW现在有的而最开始没有的角色,我认为最明显的是是维护的角色,例如确保AO3顺畅地运作。而且现在除了有AO3,还有Fanlore(Fanlore百科),但是Fanlore比较容易维护。发展壮大项目并不更容易,但是防止它们失败比较容易。AO3在今后的十年内很难让它壮大,因为你必须使它达到现代技术水平的标准。我们应该进行关于AO3 2.0版本的讨论,我希望我们在讨论该事宜了。但是AO3在十年后不该和现在一样,我们现在就需要开始思考(如何实现该目标的)规划,宜早不宜迟。

我们承担的责任重大,而我深知——即使在理事会最黑暗的时刻,我以为所有的技术职员都会辞职,没有人运营AO3时——尽管缺乏解决问题的恰当方法,是不想要犯错误的惰性让大家(以志愿者的身份)留了下来。或许会有一天,继续从事我们的项目的个人成本太高,但是如果需要我(个人)的努力,那这个项目是无法继续的。在我现阶段的生活,我无法担任负责人,继续维护和发展我们所开展的各项目。我有个年龄尚小的孩子,我的生活正在持续发生变化。尽管与理事会沟通比较困难,但是事实上我尝试过,让他们知道如果不相信职员明白他们该做什么,不相信他们有余地实现这一切,那么项目将无法继续进行。那时就只有几个人那努力确保工作顺利进行,目前也只有数个人进行该工作,不过现在已有承包商协助我们前进,以及有流程让AO3更易于维护。

我们都需要优雅地同意以及优雅地失败。也许会有一天灯光不再发亮。也许会有一天我们负担不起运营网站的费用,但是我们会让别人能下载这些作品并提供数据,好让他人可以延续下去。这和Open Doors(Open Doors拯救计划)的目的是一致的,有些网站说关就关,所有的作品也随之消失了,Open Doors拯救计划使我们免于遭受这样的经历。iMeem网站就这样对待制作视频(的同人爱好者)的。就那么一天,哦,我们不再储存视频了。我深深地觉得我们有义务不做出这样的举动,这就是我们的使命,是OTW必须做到的首要任务。而且我觉得我们正在实现这一任务(我们让一切正常运作),我对此感到开心。

同时我也觉得在法律上我们也比之前占据更有利的地位,这是件好事,而我真心为法律支持团队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见证他们的胜利让人感觉非常棒。我也觉得OTW通过Open Doors拯救计划在保存作品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果,我希望看到保存工作得到更多关注。但我们目前需要努力的主要工作是针对下一代。现在同人圈比以前更大了,所以我们并不需要OTW能触及每一个人,或对每个同人爱好者都有特别意义。但你还是得接触年轻人正关注的事物,例如目前与Wattpad没有足够的互动。有些人带着要求和期待来到AO3,然后还未完全明白这是什么就离开了。

我不想OTW尝试的事情就是试图变得更时髦,或者是我们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而改造自己。我们想成为图书馆,就是那个沉闷但大家都知道的地方,在你需要它的时候,它就在那。

对你来说,在OTW当志愿者最有趣的事情是什么?

就是建设AO3。我喜欢编程,我觉得纯粹的构建、编程带来极大的乐趣。我非常享受这一过程,感觉太棒了。


我们的其中一位创办人已说了关于她所做的五件事,现在轮到您加上一件事!您了解OTW有多久了?您在使用各个项目吗?您进入同人圈有多久了?

您也可以查看之前我们的其他志愿者所写的“五件事”帖子

这份新闻贴是由OTW志愿译者翻译而来。想了解我们的工作,请查看transformativeworks.org上的翻译委员会页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